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军事

中国科技大学始终盯着原始创新做文章

2019年05月15日 栏目:军事

中国科技大学:始终盯着原始创新做文章2006年03月28日 10:27 来源:中国教育报地震后25分钟内可预测海啸;巧妙地进行“单分

中国科技大学:始终盯着原始创新做文章

2006年03月28日 10:27 来源:中国教育报

地震后25分钟内可预测海啸;巧妙地进行“单分子手术”成功控制单分子自旋态;实现国际长距离实用光纤量子密码系统;合作研究发现癌细胞的可能起源途径……2005年,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原创性成果频频发表在美国的《科学》和英国的《自然》杂志等世界学术期刊上,凸显中国科技大学越来越强的科技创新能力。 “科技创新必须‘顶天立地’。”中国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院士说。所谓“顶天”,就是瞄准国际前沿学科;所谓“立地”,就是服务国家重大需求及地方经济发展。 立足前沿:盯着“”做文章 研究没有的,的。中国科大人搞科研认准一个理,就是敢为天下先。 “原始创新只有,没有第二。”始终盯着“”做文章,已经成了中国科大科技攻关选题立项的一个主要目标。 量子密码技术具有高度可靠的安全性,是国际上的研究热点。20世纪90年代初期,量子信息学萌芽初现,中国科技大学敏锐地洞察到这一学科的发展前景,郭光灿院士领导的课题组及时追踪国际前沿,以量子密码学和量子编码两个方向为切入点,进军量子信息研究领域。经过十几年努力,他们在“量子避错编码”和“量子概率克隆”等理论与实践上走在国际前沿。前不久,郭光灿院士在国际上首次解决了量子密钥分配过程的稳定性问题,完成经由实际通信光路实现了125公里单向量子密钥分配,研制出迄今为止国际公开报道的长距离的实用光纤量子密码系统。 纳米技术研究是当今国际科技发展中的一个重要领域。中国科大将两个重点学科整合起来,组建理化科学中心。经过攻关,2001年,侯建国院士等首次直接“拍摄”到了能够分辨碳60化学键的单分子图像,在世界上次成功地直接观察到分子的内部结构。去年9月,他们又巧妙地对吸附于金属表面的钴酞菁分子进行“单分子手术”,成功实现了单分子自旋态的控制,被评为2005年度中国十大科技进展。这些成果极大地推动了世界纳米技术的发展。 “十五”期间,中国科大共有44项成果获得了国家和省部级奖励,连续3年有成果入选中国年度十大科技进展。 三位一体:成果融入社会 “原始创新不能仅仅停留在论文层面,必须走出实验室。”中国科大副校长王东进说。作为一所大学,必须面向国家和社会的重大需求,把前沿探索、技术创新、成果转化和服务地方经济建设结合起来,为开拓高新技术产业奠定坚实基础。 火灾是经常、普遍的威胁公众安全和社会发展的一种灾害。近年来,中国科大火灾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在理论研究、系统集成和应用开发等方面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成果广泛应用于人民大会堂、北京奥运场馆、中央电视台、布达拉宫等大型建筑的火灾安全监控工程,参与了多项国家消防规范制定和修订,并作为中国受邀单位参加美国世贸中心重建的国家安全计划,取得了良好的社会和经济效益。1998年至2002年间,该实验室被SCI收录论文128篇,在同类机构中排名世界第二。目前,该实验室申请和已经受理的专利国家发明专利有49项,其中《利用彩色摄像三基色差分进行火灾探源与定位的方法》获得中国专利金奖。 “技术创新方面必须与龙头地位的企业进行合作,吸纳政府、企业和风险机构的参与,用企业化的模式运作,”王东进认为,学校扮演的是技术转化的角色,而不应过多涉足市场营销行为。 让机算机像人一样“能听会说”,是人类多年以来梦寐以求的目标。依托中国科技大学成长起来的科大讯飞公司已将这一梦想变成现实。科大讯飞的中文语音合成技术有着自主知识产权,目前合作开发伙伴已达500多家,不仅有联想、华为、中兴、东软、海尔等国内知名企业,还包括英特尔、爱普生等国际计算机产业巨头,在国内语音核心技术市场占有率达80%以上。 润物无声:文化激发创新 2000年1月,作为中科院“百人计划”从海外引进的中国科大生命科学学院的吴缅教授,曾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并在哈佛大学、新加坡大学、新加坡中央医院从事研究工作。在学校提供了充足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后,他立即回国创建细胞分子生物学实验室。来校头两年,他把主要精力放在组建队伍,选择更有深度、更具前沿的新课题上,而不是急于发表文章。 “科学研究不能搞短、平、快,不能单纯以论文数作为指标评价一个人的学术水平,重要的是看他完成的工作量和工作的程度。”王东进说。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中国科大改变了对科研人员一年一评估的固定模式的考核评价,引领他们关注国际前沿和国家的重大需求,不让考核和管理制度阻碍他们的科研进展。正是这种宽松的学术氛围,吴缅教授经过近两年的潜心钻研,5年来他共承担了10项国家、省部级项目研究,在高水平的国际学术期刊发表20多篇学术论文。 “做科研允许有失败,但一定不能随意放弃,选准方向就一定要做到底,即便失败那也是一种研究结果。”这是郭光灿院士经常鼓励学生时说的。博士生任希锋花3万元买了台设备用于量子实验研究,这一实验在国际上也才刚刚开始,做了一年多,实验毫无成果,他就想打退堂鼓,准备将设备出让,郭光灿没有同意。任希锋只好硬着头皮把这项实验进行下去,后来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取得的成果发表在SCI上,受到了学术界的关注。 正是这种宽松民主、积极和谐的学术环境与创新文化氛围,成为吸引人才、留住人才、凝聚人气的高效黏合剂。“十五”期间,该校教育部“长江学者”教授、新世纪人才、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中科院“百人计划”已增至107人,有5个创新团队入选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设立的“创新研究群体科学基金”,3个入选教育部“创新研究群体”。

网络娃娃机
星力摇钱树捕鱼平台
智能体验馆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