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时尚

这是成熟中的青涩略带点残酷2019iyiou

2019年05月14日 栏目:时尚

相比于传统解说员,电竞解说员的外形、收入、工作模式更像是影视明星,他们高度依赖粉丝生存,有着强烈的危机感时隔半年再次采访草莓(魏汉冬)并

相比于传统解说员,电竞解说员的外形、收入、工作模式更像是影视明星,他们高度依赖粉丝生存,有着强烈的危机感

时隔半年再次采访草莓(魏汉冬)并不容易,经过数次沟通,直到24日凌晨,才和他通上了。

作为曾经的电子竞技风云选手,退役半年后,草莓已成功转型为明星电竞解说员。

他的好友电竞界一哥若风(禹景曦)同样忙碌,解说、淘宝、商业代言等活动,将他每天12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

这两位90后如今位列电竞解说员预估年收入前十行列,其中若风以2000万元,草莓以1000万元排第九。

相比于传统项目解说员,他们的外形、收入、工作模式更像是影视明星,他们高度依赖粉丝生存,有着强烈的危机感。

23岁在这个行业里算是老人了。半年前退役接受本报采访时,草莓曾失落地说。

这是成熟中的青涩,略带点残酷。

游戏圈的明星

压力与期望下,草莓缩短了休整时间。

去年8月28日,作为中国LOL(英雄联盟游戏)世界IPL5队成员,并在2012年一年内连获十冠的电子竞技明星级人物,草莓宣布退役。在用一周时间搬完家后,他便马不停蹄地投入新的角色电竞解说。

草莓说:怕被粉丝遗忘。

不同于正襟危坐的传统体育解说员,电竞解说更像是娱乐明星,高度依赖粉丝生存。由于没有过多限制,他们靠在解说中尽情展示个人魅力来获得拥趸,这些粉丝正是电竞解说收入的主要来源。

本报了解到,知名电竞解说员的收入包括三块:解说费用、淘宝收入,以及商业代言。

其中,解说本身的收入十分有限,仅占总收入的10%左右,真正的金矿在于自营淘宝店仅仅靠卖服装、零食和电竞相关产品给粉丝,其收入就能占到总收入的七八成。

与演艺明星一样,电竞解说员的商业代言费用也呈金字塔结构。但相对于一线明星,电竞解说员目前能够接到两年代言大单的并不多,更多是几个月到半年的商业代言以及电竞行业的相关活动。

与影视明星相仿的另一点是,大多数解说员与电竞俱乐部签约,收益按照比例分成。但也有实力的解说员自己组建团队单干。2012年,被誉为电竞雅典娜的超人气解说员小苍(张翔玲)就辞去腾讯的工作,组建了自己的公司,像大多数知名影星一样,围绕小苍做文章。

一般来说,多数电竞解说员都是以前的职业选手,而且电竞解说行业收入差距十分悬殊,明星解说员收入尽管比不上一线的影视明星,但也足以与一般的影视演员抗衡,而普通的解说员可能就不尽如人意了。

电竞在中国

如今的电竞行业呈现一派繁荣景象。

根据SuperDataResearch和Newzoo2014年的报告,过去4年,全球竞技游戏观众数量增长了8倍,其中,中国因具有良好群众基础和惊人赛绩备受投资者关注。仅作为全国赛事呈现的2014NEST每日直播观众人数即以千万计算。

但电竞在中国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其中也历经了从非主流到主流的过程。

电竞开始在中国引爆是在1998年。当时互联、吧、游戏、等正快速普及,一款名为《星际争霸》的游戏成为助推器。

这款深受年轻人喜爱的跨时代游戏不仅成就了韩国的电子竞技,也让中国玩家、战队、联盟显著增多。如同武侠小说中的功夫流派一样,中国星际联盟、东北哈尔滨游戏大本营、湖南战等各种组织纷纷开始涌现。

正是从那时起,小苍开始接触电竞并终成为职业选手,但那时候日子并不好过。单比赛奖金与解说工作是很难赚到钱的,我的大部分收入是靠稿费。

2003年是电子竞技的关键一年,电子竞技被国家体育总局正式立项,成为中国第99项体育运动。

然而,就在次年,届中国电子竞技运动会(CEG)开幕之时,国家广电总局下发了游类电视节目封杀令。

封杀令后,当时一些俱乐部运营十分艰难,一些俱乐部被卖来卖去,有的甚至被卖过十几次。

此后,由于电竞本身发展的许多问题,即便获得诸多奖项、解说过诸多赛事、拥有一定粉丝群体的小苍还是选择去腾讯工作。

王思聪们的出现

真正让小苍他们生活发生改变的是2011年。

这一年,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之子王思聪收购了濒临解散的CCM战队,并在此基础上组建了IG电竞俱乐部。同时,他还发起了国内正规的电竞组织ACE联盟,目的是制定电竞圈的游戏规则,规范俱乐部运营。

王思聪并不是这个行业里批富二代投资人,但相对于之前出于喜好而养一群玩家的投资,现在更多投资者开始重新审视这个行业的商业模式。上述投资者告诉本报。

当电竞与游戏等内容生产与运营项目相融合,新的商业业态反过来吸引了更多的投资者进入。

随着王思聪的进入,山西、陕西、云南等国内富豪的孩子,尤其是能源型企业家的第二代陆续进入电竞行业,一些风投也开始关注电竞直播平台,资本的涌入使得俱乐部投资成本增加、奖金增加、选手身价增加,也包括解说员身价增长。一电竞俱乐部管理者对本报说。

转做解说后,草莓收入呈现几何级增长。如今,草莓的经纪团队已经在思考如何利用粉丝经济获得更多的衍生收入。2012年,小苍则辞去了腾讯的工作,组建了自己的公司。若风则走得更快一些,他开始跨界娱乐传媒产业。

作为行业内人士,看到很多选手与解说员风起云涌,自然是高兴,但还是希望有一天,电子竞技作为体育赛事的大门能够真正打开。上述投资人表示。

2018年大连零售天使轮企业
每日快讯-行业快讯-产业新闻报道
2015年厦门文创教育C+轮企业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