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美食

杨柳月宫中的故事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年07月14日 栏目:美食

当、当、当,尚在睡梦中被惊醒的兔仙,听到吴刚伐树的声音心中有极大的不悦。他都砍了一千多年了,没日没夜的砍还让不让人睡觉呀?白日里又要酿酒又要

当、当、当,尚在睡梦中被惊醒的兔仙,听到吴刚伐树的声音心中有极大的不悦。他都砍了一千多年了,没日没夜的砍还让不让人睡觉呀?白日里又要酿酒又要伴着嫦娥说话,人都疲乏极了,晚上还不得消停。   心中在不悦的同时,又不免得对吴刚有些怜悯,不就是千年前偷喝了要拿到蟠桃会上金桂酿制的仙酿吗?不至于受到这么久的责罚吧?一个大男人成天就是对着一棵不会说话的月桂树砍呀砍的,这一对就是千余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尽头?而这月桂树玉帝赐予了它长生不倒的树身,随砍随合,所以任再锋利的斧子也伤不到它一丝一毫。     吴刚,他本是凡夫俗子。长相倒还貌似潘安,因一心醉于仙术从不过问世事,但喜好喝酒,喝多了酒经常就胡言乱语。  有一次,因为喝多了酒的缘故,他辱骂了一个路过他家门前的老者。这老者实在气极就对他说:“吴刚,吴刚,你本是修仙之人,却连基本的礼仪都不懂得,口吐污言,就算修道千年也休想位列仙班。”说完一个转身化为一缕青烟而去。   吴刚亲眼看到老者在他眼前没了踪影,知道所遇非人。心中有说不出的懊悔,可话说出口已经覆水难收了。自那以后,吴刚也着实改变了不少,酒也少喝了,但偶尔肚内的酒虫蠕动了还是抑制不住好酒的心性。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吴刚修道了五百年,这五百年之内酒也是自然没少喝。    就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吴刚走入一个绿茵成片的小树林中欲打坐诵读佛经。只见树林之中的小道上款款走来一个身姿窈窕的女子,这女子步履轻盈婀娜多姿,给人感官留存的印象,她就是一个全然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仙子。待走到吴刚近前,唇红齿白的美更让吴刚惊为天人。   更让吴刚想不到的是,这位美仙子站在他面前跟吴刚说起了话。只见她轻启朱唇说:“你已经修道五百年了吧?你之前辱骂过一个路过你家门前的老者吧?   “是,小姐怎么知道发生在多年前的事?”   “我知道得多呢!那位老者其实他是玉帝的化身,你辱骂了玉帝任你修炼千年也是不能位列仙班的。你如果愿意可以跟我上天庭。”   一心想上天庭的吴刚也不知道自己是遇上了哪路神仙,听完她说的话之后赶紧身子一揖随即叩拜了下去。  “跟我上天庭你必须要遵循我们之间的约定,你同意与否?”  吴刚心想只要能上天庭,我就可以不食人间烟火,朝看日出,暮看云海,特别是可以长生不老。想到这嘴里忙不迭地说:“一切任凭仙子吩咐。”   话音一落,吴刚就觉得身子在往上飘,同时也觉得身轻如燕。低头往下看了去,只见脚下踏着一朵祥云,那些生活过的山山水水,房屋沟壑全都变成一道道不同的颜色了。  这个时候,吴刚的心情无比舒畅,梦寐以求的愿望在一夕之间终于实现了。在云层中穿行了一阵之后,仙子带着吴刚来到了一座宫殿面前。这座宫殿金碧辉煌气势宏伟,纵使是皇帝的行宫也是无法相提并论的。   吴刚正准备细细端详这座宫殿的外部构造,耳边就传来仙子轻柔的话语:“这就是月宫,我就是月宫中的嫦娥仙子。这次将你带上天庭就是让你帮我看守宫殿。宫殿里还住了一个兔仙,你要看护好她酿制的仙酿。仙酿是要拿到天宫,给王母娘娘开蟠桃会招待各位仙家所用。酿制仙酿的金桂则是月宫中的月桂开的花,千年才开一次。仙酿一定要守护好,切记不能出任何闪失。”   初到月宫,吴刚走到哪里都觉得很新鲜。特别是站在月宫看着云起云落以及还有若隐若现的仙台楼阁,他更觉得自己是列居仙班中的一员了。   不知不觉也来月宫一阵子了,每天这样也慢慢觉得有些乏味了。天庭的云起雾涌是很美,可是没有人间的鸟语花香,没有人间的美味芬呈,更没有人间的欢声笑语,甚至打心眼里有点怀念人间的味道了。  在百无聊赖之际,他一个人在月宫中漫无目的的穿行。突然一阵特有的花香由一个方向慢慢传入吴刚的鼻息,他跟随者花香逐步追寻了去。   “好香,就是这个香味。”原来一路追寻看到了一个高大的月桂树矗立在眼前,树的枝头上开满了金色的小花朵,香味就是这些小花朵散发出来的。待走到近前,吴刚的眼前又是一亮。一位全身着白衣的美丽仙子正好手提着一蓝金色的桂花从树上飘飞了下来,那身姿,那动作真是曼妙可人。飘到地上吴刚这才远远看到这位仙子的全貌,长就一副标准的瓜子脸,瀑布一般的长发随意的盘在脑后,不说国色天香却也是长的沉鱼落雁,与嫦娥仙子相比那是毫不逊色。   只见那位仙子缓缓的走入到月桂树旁边搭建的小屋里,将一篮桂花往一个很大的瓮罐倒了进去,并将摆放在边上的瓮罐逐一揭开盖子闻了闻。   “好香。”偷偷站在窗外的吴刚不由得脱口而出。  “是谁?进敢来这里偷觑?”仙子对着吴刚站立的方向轻叱道。  “是我,是我,我是吴刚。”吴刚赶紧走到了仙子面前。  “吴刚,你来了?”仙子轻声道。  “你知道我?”吴刚讶然道。  “当然,嫦娥姐姐跟我说了”  “你是兔仙?”  “对,兔仙就是我。”仙子眨巴着一双灵慧的大眼轻笑道。  “真想不到,月宫中的兔仙美若天仙。”  “我本来就是仙,难道还要美若天仙吗?”仙子调皮的说道。  “兔仙,你酿制的仙酿可真香,这都是神仙才可以喝的吗?”  “嗯,这是御贡的仙酿,只有位居仙班的神仙才可以喝的。”兔仙轻语道。  说完这句话,兔仙转身拿着之前装金桂的小花篮对吴刚说:“你没事就帮我守在这,我再去摘一篮金桂回来。”话音一落,人就飞到月桂树上去了。   吴刚看着整齐摆放在屋内的那些瓮罐,闻着还未散尽的酒香,肚内沉浮多日的酒虫也在蠢蠢欲动了。他心想,我就是偷喝一些兔仙应该也发现不了。心中有了这个念头,也自然就付诸行动了。  吴刚在轻抿了一口之后,觉得这哪里是酒呀?这简直就是琼浆玉液,不知不觉之中喝了许多。可吴刚哪里知道,排列的诸多瓮罐中他唯独偷喝的是已经酿制好的仙酿。这仙酿也要经过千年的汲取日月之精华才能酿制出如琼浆玉液般得味道,否则如普通白酒无异。   当兔仙摘了满满一篮金桂返回到小屋时,看到一个盛仙酿瓮罐的盖子扔在了一边,仙酿也喝了大半。   她上前揪住吴刚说:“谁让你偷喝我酿制的仙酿?你闯了大祸你知道不?”  还沉浸在酒香中的吴刚,见一白衣女子对着他杏眼圆睁满面怒容的质问他。不禁脱口而出,你管我?我想喝就喝,谁也管不着。   “我就管你,我是兔仙。”兔仙气急败坏的冲着吴刚叫嚣道。  “兔仙?兔妖差不多。”   听了吴刚说的这些话,兔仙气的满脸通红,转身化作一阵青烟不见踪影了。   没隔多久,微醉的吴刚只觉得身子一凉,一盆冷水迎头而下。睁眼一看兔仙,嫦娥,还有几位天将立在跟前。不由分说,天将将他一提就带出了月宫直奔南天门而去。   待将他放到另一大殿时,他看到高高的殿堂之上坐着一位面如冠玉头戴帝王之冠的美髯老者,老者边上立着一位手托宝塔的将士。在环顾四周,更是站满了诸多没有一丝笑容的将士,这阵势看的吴刚是心里阵阵胆怯。   正在害怕之时,坐在高堂之上的老者声音洪亮的质问他:“吴刚,你胆大包天,竟敢偷喝御用仙酿?你可知罪?”  “知罪,小的知罪。”吴刚忙不迭的应身道。  因为认罪态度尚好,老者让嫦娥还是把吴刚带回到月宫。但惩罚还是必须的,就罚吴刚砍月桂,砍倒月桂树的那一天就是吴刚的自由之日。  “还不谢玉帝,玉帝对你法外开恩。”嫦娥轻言道。  “谢玉帝。”原来玉帝是这个样子的,吴刚心中想道。     从此以后,吴刚就整天没日没夜的在那砍着月桂。兔仙一近身前就冲着她兔妖,兔妖的叫唤,气的兔仙是一千年没有理会吴刚。  至今,我们在每年的农历十五、十六两天仰视夜空,就依稀看到大如银盘的月亮之上,可以看到吴刚砍伐月桂树的身影。 共 292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前列腺脓肿的医院调查
昆明癫痫的医院
昆明市看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在哪里

上一页:玫瑰情话

下一页:心在原处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