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德国走新能源转型之路的独行客

2019年08月15日 栏目:历史

一向作为能源转型领头羊的德国,如今却因能源转型备受争议。争议源于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后,默克尔政府立刻作出退核决议。突变令德国现有能

  一向作为能源转型领头羊的德国,如今却因能源转型备受争议。

  争议源于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后,默克尔政府立刻作出退核决议。突变令德国现有能源体系产能瞬间增压。时至今日,退核产生了巨大的电量缺口,且新能源发展过程中长久存在的成本、技术以及政策等诸多矛盾一一爆发。这一切,让 能源转型 日渐成为德国自上而下的舆论胶着点,前景晦暗不明。

  退核尴尬

  早在施罗德执政时期,德国就已制定风能、、生物能等可再生能源战略。2010年5月发布的《能源方案2050》确定了发展新能源与节能减排的各项具体指标。

  新能源发展过程中,核能地位一直摇摆不定,或是作为传统能源与新能源之间的过渡,或被视为新能源发展的阻碍,争论不一而足。直至福岛核事故发生,默克尔关闭了8家核电站,宣布迟于2022年底关闭境内其余9家核电站,并制订了退核后发展低碳能源的线路图,核能与能源转型的关系才算敲定。

  退核说易,行却难。德国当前新能源的基础设施,及其存储运输技术的瓶颈,难以承担国内产能需求。

  目前执行的《能源方案2050》的基本目标,并没有因退核而改变。重要的指标之一便是在2050年实现可再生能源发电占电力消耗总量的至少80%。然而,目前核能发电量约占德国发电总量的2 %,再加上需要削减的化石发电量,未来风能与的任务艰巨。

  根据德国《世界报》的一份测算,未来风能发电必须能够抵消7个核反应堆的发电产能。但截至2012年底,德国约2.4万个风电设备发电量仅占用电量约8.1%。

  同时,一半以上的风电设备集中于德国北部沿海,但西南部工业发达地区又是用电大户, 北电南输 不可避免。德国政府专门输送风电的东、南、西三条超高压输电线路,共计1876公里,但在201 年末仅建成 2公里,德媒普遍认为在2022年前难以完成目标。

  发电的前景亦不明朗。目前光伏发电多的巴伐利亚州约42万个光伏发电设备已能覆盖2 0万个家庭,但在夜间及德国漫长的冬季,光伏发电产能近乎零。《世界报》以较接近于德国平均用电水平的黑森州为例计算,预计到202 年,该州将面临 0%的用电缺口。

  与此同时,可再生能源使德国电力市场变得不稳定。由于风能、太阳能在发电高峰及低谷时产量差距极大,极易冲击电力市场,造成电价大幅波动,使传统化石能源发电面临赔本经营,一些电力公司纷纷表示要关闭电厂,德国能源巨头RWE也将近年来剧增的 50亿欧元高额债务归因于此。

2012年烟台大健康企业
细数新三板背后的大佬们腾讯阿里百度皆有布局
2015年深圳其他A轮企业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