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法律

新调查宝岛英雄梦合拍美梦or噩梦

2019年07月14日 栏目:法律

新调查:宝岛英雄梦 合拍美梦or噩梦新调查第58期:宝岛英雄梦 合拍美梦or噩梦?  无论你期待还是不期待,不再是“文艺范儿”、不再是“

新调查:宝岛英雄梦 合拍美梦or噩梦

新调查第58期:宝岛英雄梦 合拍美梦or噩梦?  无论你期待还是不期待,不再是“文艺范儿”、不再是“小清新”,高举着商业电影旗帜的内地/台湾合拍片来了。

2005年,台湾商业电影的标志性导演朱延平带着内地/台湾合拍片《一石二鸟》进入内地,此后更是凭借《大灌篮》、《大笑江湖》、《新天生一对》连年进军贺岁档。此外,李安的《色戒》、苏照彬的《剑雨》集结内地、香港、台湾三地资金和人才,是合拍片中的精品之作。

而内地/台湾合拍片的集体爆发其实从近两年才开始:去年,林书宇(微博)的《星空》、杜家毅的《转山》口碑不俗,陈正道(微博)的《幸福额度》票房成绩亮眼。今年,钮承泽(微博)的《LOVE》成为情人节档票房、曹瑞源执导的《饮食男女2:好远又好近》回归文化传统……眼下,由房祖名(微博)、夏雨(微博)主演的动作喜剧小品《宝岛双雄(微博)》正在上映,大走草根屌丝路线,另一方面,由《流星花园》导演蔡岳勋(微博)执导,赵又廷(微博)、黄渤(微博)主演的火爆动作大片《痞子英雄》也将与19日与观众见面。

在内地/香港合拍片备受“烂片”质疑、正值风云飘摇之际,我们特别关心的是,内地/台湾合拍片的梦才刚刚开始,它会成为一场美梦吗?但愿不要成为另一个噩梦。

策划/新浪娱乐策划组 责编/对话/撰文 陆姝

蔡岳勋导演在《痞子英雄》的拍摄现场  合拍的种子:从“金鸡百花”到《流星花园》

1992年,24岁的蔡岳勋,作为台湾电影《阿呆》的主演跟随导演父亲蔡扬名,次来到内地,参加界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的“台湾新片展”环节。那时候他脑袋就在想,“有一天要联合内地、香港、台湾、日本、韩国五地的电影人拍《三国》,每个国家出自己的预算,加在一起达成一个不可能的预算,把强的演员和技术力量、幕后阵容集结在一起。”当时一同参展的影片还有李安的处女作《推手》和赖声川(微博)跨界执导的首部电影《暗恋桃花源》。

《三国》没拍成,但9年后,蔡岳勋执导的青春偶像剧《流星花园》风靡了整个亚洲,开启了台湾偶像剧黄金十年的序幕。“F4”从默默无闻的“素人”一夕之间成为炙手可热的明星。拍了《流星花园》后,蔡岳勋发现“确实存在创造一个亚洲华人影视市场的可能性”,更加坚定了他致力于打造整个泛亚洲市场都热衷于接受的影视剧的决心。11年后,蔡岳勋联合中影集团投资7500万打造内地-台湾合拍片《痞子英雄》,试图按照好莱坞商业电影的模式,打造“所有华人都看得懂的有趣的娱乐片”。

黎明之前:合拍片的风水轮流转

2003年6月CEPA签署,内地市场大门为香港导演大开,此后,内地/香港合拍片历经近10年的辉煌与挣扎,即使作品备受“烂片”的指责,即使尔冬升在《大魔术师》里自嘲香港导演为“杂牌军”,但不容忽视的事实是,香港导演将类型电影的技巧和经验带入了合拍片,且直接仍在内地市场占有重要份额。

然而,日渐捉襟见肘的却是无法从内容上真正与内地观众契合的无奈。《桃姐》回归香港本土情怀、《春娇与志明》大打港味幽默、《大追捕》扎根香港特色都市警匪类型,似乎预示香港-内地合拍片新一轮革命的到来。

海的另一边,台湾商业电影在经历10年的低潮后,开始有了兴旺的迹象,2008年,《海角七号》石破天惊般地拿下5.3亿新台币票房,创下台湾电影在本土放映的票房,重新打开了台湾电影市场,之后,《艋舺》、《翻滚吧!阿信》、《鸡排英雄》、《阵头》等相继获得票房佳绩。2011年,《赛德克-巴莱》以8.8亿票房打破由《泰坦尼克号(微博)》创造的7.7亿在台湾上映的电影票房记录。《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虽然屈居第二,但却在香港上映时意外打破由周星驰的《功夫》保持的历年在香港上映的华语电影票房记录,收获约6,128万港币。

毕竟,台湾市场容量有限,类似《赛德克-巴莱》这样一部成本达7亿新台币的电影,即使拿到破纪录的票房,仍然无法回本。即使台湾导演似乎对本土题材情有独钟,在商业计算上好像没那么精明,但台湾电影进入内地市场、台湾电影人才进入内地市场、内地/台湾合拍片的兴起,将是一条越来越明朗的道路。《星空》的导演林书宇的话可能代表部分台湾导演的心声:“我有种直觉我迟早有一天会过来拍(注:指拍合拍片)——我没有期待,也没有不期待,就是觉得它应该会发生。” 大家心里都清楚——合拍将是大势所趋。

蔡岳勋给《痞子英雄》主演赵又廷、黄渤说戏  蔡岳勋:重建华语电影市场的辉煌

提起台湾导演蔡岳勋这个名字,可能大陆的观众不太熟悉,但提起他拍的作品,不单可以说是家喻户晓,而且整整影响了可能不止一代人。《流星花园》、《战神》、《白色巨塔》、《痞子英雄》……只要他一出手,必然在台湾电视圈投入重磅炸弹。

蔡岳勋的父亲蔡扬名是台湾的大人物,上世纪60年代,在台语片盛行的年代,蔡扬名拍了近200部台语片,成为台语片首席小生。1969年,他演而优则导,执导其部台语片《泪的小花》,1973年执导部国语片《乞丐与千金》(《方世玉》),后被张彻导演赏识,成为邵氏合约导演,赴香港与张彻导演合作执导国语片《警察》,之后回到台湾继续发展,执导过近70部电影、电视剧,侯孝贤、朱延平均做过他电影的场记。目前,他仍活跃在台湾影视圈,但主要和其子蔡岳勋合作,曾担任《痞子英雄》电视版的监制等。

“爸爸是那个时候非常商业、有票房的导演,他也很有创新精神,喜欢尝试新鲜的东西。我后来长大之后当导演常常很有要求——光线不对不拍、演员状况不对不拍、没有适当的景不拍,他常常会念我,但这时候他的大徒弟——朱延平导演就会说,导演,你不能讲你的儿子,你比他还夸张!然后他就细述我爸爸拍片的各种要求,连我都觉得‘哇,爸爸,这种事你都干得出来还敢讲我!’他比我夸张很多!那个时代的台湾电影非常有趣,我看着他从拍文艺电影,到拍武侠电影、到他开创了社会写实电影,拍了《错误的步》、拍了很多小品,拍了《在室男》、《舞女》,到所谓的帮会电影《大头仔》,他做了非常多的尝试。那个时代的台湾电影是非常丰盛和多元的,很可惜后来市场机制的改变引起了很大的台湾电影的黑暗期,但也可以说是沉潜期,我们这一代新的年轻的导演,重新了解和研究电影的格式,了解和观众沟通的方法,然后大家一起再重新出发。

蔡岳勋之所以要这么坚定的走下去,就是因为曾经看到这样一个辉煌的时期,但重要的原因是“我看到一个很辉煌的未来。”

《宝岛双雄》导演张训玮和主演房祖名在拍摄现场  张训玮:8年副导演 影院大少爷

《宝岛双雄》是张训玮次当导演,但张训玮在电影圈却着实算不上新人,此前,他已经入行8年,自己开过后期制作公司,也当过徐克的《狄仁杰》、《深海寻人》、周杰伦的《不能说的秘密》以及王家卫的一个微电影的副导演,刚入行的时候,他合作的台湾导演陈正道和林育贤后来分别拍了《幸福额度》和《翻滚吧!阿信》。所以张训玮常自嘲是在台湾电影潮的时候入行。

张训玮也见证过台湾电影市场的繁荣。出生在台湾,张训玮小时候家里是开电影院的,据他说生意很好,戏院旁边有停车场,我还常帮家里看着,用他的话说“相当于停车场的保安”。他的新片《宝岛双雄》恰好也是讲的两个保安的故事,夏雨饰演的北京某小区的保安偶然间得到一个去台湾自助游的机会,在台湾偶遇了故宫博物院的高级保安小杰(房祖名饰),两人阴差阳错卷入了一起盗宝案。

张训玮家的影院是嘉禾院线,嘉禾电影公司开始蓬勃首先是因为李小龙,李小龙过世后洪金宝、成龙(微博)、元彪(微博)迅速崛起,俗称“嘉禾三宝”,是嘉禾的全胜时期,电影院里基本上都放他们的电影,“我小时候是看他们电影长大的,他们的电影给我的影响很大,每次有新电影上映我永远是看场,在排中间。有时候特别好看还会继续留着再看一遍。家里的戏院是爷爷奶奶开的,我爸帮他们当经理管理戏院。从卖烟贩、卖槟榔、水果、开理发店,机缘巧合经营起戏院福利社(即卖品部),刚好戏院老板要移民,就顶下来做,一开始是邵氏,后来就变成嘉禾,我9岁的时候,全家都移民到国外,戏院就关了。后来还做过一段时间录影带出租的生意。他每次回加拿大看我就带一堆港片给我看,所以我是港片字典。”

除了港片以外,张训玮家的影院也会放很多台湾的中影拍摄的电影,大多是军教片,《八百壮士》、《假如我是真的》、《梅花》等,但张训玮称自己不爱看那些,“我还是喜欢看动作喜剧。”

于是,张训玮将自己次执导筒的机会给了这部动作喜剧《宝岛双雄》,这个剧本初是一个内地的编剧写的,监制叶育萍和他探讨之后觉得没什么好的点切入。2年前,台湾开放自由行,于是他们想到可以做一个北京人在台湾共同完成一个任务的故事,然后从这个想法出发,开始有了电影的轮廓,于是又请了一位台湾的编剧加入,4个人合作完成了稿的剧本。

答应出演的是房祖名,因为妈妈林凤娇看过剧本后觉得有意思,之后夏雨、张菲(微博)、陈汉典(微博)等陆续加入,也吸引到更多的投资方。幕后方面,因为张训玮常在香港拍戏的关系,也有不少香港的精英力量加入,摄影指导是黄永恒,代表作有《英雄本色》、《阿郎的故事》、《天若有情》等,武术指导是“成家班”的李忠志,代表作有《新警察故事》、《保持通话》等。

对于合拍片的问题,张训玮认为还是得看题材,不会特别去为了合拍而攒一个故事,如果有合适的不会排斥。从小到大辗转了6、7个国家和地区,会5门语言的张训玮也同意,正是因为这样的背景,让他希望拍出更多地区的人的都爱看的电影,“比较没有那个所谓的文化包袱。”

【蔡岳勋的“合拍面面观”】

1.产业视野与题材

朱延平导演是我们的前辈,在这件事上提供给我们很多的资讯,让我们和中影有很好的联结。我认为这会是华语电影很大的一个前进的可能,因为我们三地人擅长的东西是不一样的,如果我们可以把大家的长处想到一个很好的拼装方法,而且我们共同去想象出一个层次是三地观众都共同感兴趣的一个高度,那个是非常有趣的变化。如果我们把共同高度建立出来,在那个地方发展技术和想象空间和力量,观众会跟着往上走,整个产业会跟着往很强的高度上拉。

现在好莱坞电影不断进入亚洲市场的力量才会成为一个能为我们所用的助力,而不是成为现在很多人所担心的并吞、侵略、破坏的势力。我们站好一个态度和空间,等他们进来,大家就会合在一起,如果我们站得不够高或不够稳,他们进来的时候我们就会被压在底下,这是我为什么积极考虑合拍的原因,融通技术、融通市场、借由这个大的市场往外扩散影响力。

2.审查

我其实这一次是非常谢谢电影局的,他们帮了非常多的忙,一开始大家不了解会以为我们在拍一个讲警察的犯罪电影,这个是需要沟通和了解的,后来和中影也都沟通我们在做一个娱乐片,他们也感受到可以创作一个共融式电影的未来的可能性。

3.语言

找赵又廷、杜德伟(微博)、Angelababy、黄渤出演,我们无非是想虚拟一个这样的海港城——所有华人在观看的时候都有自己熟悉的演员。我让他们各自去发展各自的对话,重点只有一个,就是比如黄渤讲完他对对白的想象之后,我们听了不会有距离。我和赵又廷想出来的对白,黄渤听了不会没感觉。大家要是都能理解也觉得好笑,那就ok,就是我想要的对白。

因为语言的理解是传递很重要的一个关键,有一些在不同地区票房差异很大的电影有一部分问题就出在语言,比如葛优的一些好笑的对白,台湾或香港人不能理解,语言这个关口的界限一定要消除。合拍片一定要处理的细节是,让合拍变成一个自然的现象,变成一个非常重要的主体。如果是特别勉强的观众就会觉得那里不对。在台湾,所有看过电影的人都非常喜欢黄渤,他那个角色太可爱了。无论有多少场面啊、啊,都不及这两个人的感情来得好看。

4.发行

原来的预算其实只有3000万,开拍已经到7千万,我很焦虑怎么办,后来就出来一个魏德圣(微博),我就想ok啦,他高我一倍,我还有什么好怕的?这次《痞子英雄》在日本上片的方法是过去没有电影做过的——不是卖版权,而是分账,找了一个非常大的电影公司,在商业院线发行,这是对华语电影一个很好的机会。

5.从电视剧到电影,构建生态产业链

在台湾电影的低潮期,我们这群电影人,比如我和钮承泽,很多都退到电视圈来,是电视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环境把我们保留下来,在这个环境里得到很好的养分和保护,有时间和空间去练习。这一系列的电视剧创造了台湾几乎所有的明星,现在台湾电影的明星、70%的导演都来自电视剧。

电视和电影在华人世界里应该是相互依存的关系,让电视的生态链一直保持下去,它提供给整个大市场一个非常重要的培养和推动的关键,因为它可以侵入亚洲每一个家庭,可以每天和你见面,你可以通过它不停地传递你的故事、你的明星、所有的一切,然后这些训练和培养都可以复制成非常巨大的产业链,所以相互之间是非常重要的依存关系,未来我也会保持担任电视剧的制片人,提供给年轻导演更多的资源和助力。

微商城单品怎么做
网络营销公司有哪些?如何选择靠谱的营销公司?
有营业执照开微商城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