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时光剑神 第375章 得寸进尺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旅游

时光剑神 第375章 得寸进尺来自星光塔的警告,响彻云霄!在场之人无不为这突来的警告声悚然动容,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向天空望去,

时光剑神 第375章 得寸进尺

来自星光塔的警告,响彻云霄!

在场之人无不为这突来的警告声悚然动容,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向天空望去

,却没有看见任何一位星官,只有闪烁的星光证明着星官们的警告是真实存在的!

所有人中,公良惊云心中的震惊无异是最大的!以他作为公良家当代家主的定力,此时脸上的血色也已褪去大半!能勉强维持不失态,已经很不容易了!

星光塔的名声在三岛并不响亮,在三岛上有许多人甚至根本不知道星光塔的存在。但稍微有些实力、规模的家族,都非常清楚星光塔究竟代表着什么!

星光塔虽很少涉世,但却是三岛真正的管理者!如果星光塔插手一件事,那就代表着这件事的影响足以波及整个三岛!

更重要的是,星光塔内部十分团结,星光塔的意志,就是三十六位星官共同的意志!

在三岛上,没有任何一人或者一个势力敢于挑衅星光塔的权威,三十六位悟境高手可不是摆着好看的!

公良惊云万万没想到,自己不过是为了替爱子去除神焕这个心头大恨,让自己天资卓越的爱子能够恢复往日的模样,却惹来了星光塔的警告!堂堂星光塔竟然会出面为人撑腰,谁曾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神焕三人和猎星官在看着公良惊云,等待着公良惊云的答复,是就此放过神焕,还是不惜与整个星光塔为敌也要为子报仇。

公良家众人也在看着公良惊云,等待着公良惊云这个足以影响整个公良世家未来命运的选择。公良家虽然是三岛上最为强大的家族之一,但与星光塔这样的庞然大物相比,差了还是不止一星半点。公良家的族人没有人希望与星光塔发生不可调和的正面冲突。

此时此刻,公良惊云感觉自己身上已经汇聚了各种各样的目光,让他背脊一阵发寒。

他背脊发寒不是因为别的原因,而是因为想起了当年父辈们在选择本任公良世家家主时的争议。

当年在选定新任家主时,呼声最高的其实不是他公良惊云,而是他的三弟公良定涛。

许多族人认为,公良定涛交游广阔、待人谦和、处世圆滑、不喜与人争斗,可以更好地带领整个公良家平稳发展,并改善和其它几大世家的关系。而公良惊云唯一的优势,只是他的嫡长子身份和他更胜公良定涛一筹的实力而已。

后来前任族长,也就是公良惊云的父亲还是依照嫡长子继承的传统将家主之位传给了公良惊云。自己遂与公良家老一辈的高手们共同前往后山闭死关。

在此事之后,虽然公良定涛并无意见,一直全心全意地帮助兄长公良惊云打理族中大小事务,但公良惊云却一直防备着有人会旧事重提。

公良惊云很清楚,若是自己现在以强硬的态度和星光塔对立,一定会有对自己心存不满者悄悄将此事告知在后山闭关的诸位公良家先辈,到时候自己的家主之位恐怕就难以保全了。

“既然星光塔的诸位星官们都开口了,那我也不再为难。此事我就当作是没发生过,请诸位离开吧。来人,送客。”公良惊云压下心中憋屈的怒火,道。

忍一时风平浪静,为了家主之位,公良惊云不得不忍下这口气。

猎星官嘴角微不可察地露出一丝嘲笑之意,转身对神焕三人道:“我们走吧。”

“请等一下。”神焕并不打算就这么离开,“我们此次前来的目的,是为取得一些重锋精金。不知是否可以通融一二?”

见神焕不但不见好就收,反倒得寸进尺,公良惊云怒气上扬,却是敢怒不敢言。他堂堂公良世家家主,何曾这样忍气吞声过?

“族中已无重锋精金!”

“是吗?”

说话的是站在神焕身侧的卓清,只见卓清右手食指微动,一团火焰自他指尖射出,在空气中拉出一道火带。古怪的是,这火焰长带在移动时,竟发出擦磨的声响。

这火焰似有灵性,飞快地卷上了红色阁楼边缘的一处雕栏,火光飞转,竟如利刃一般将那段雕栏整个切了下来!切割平面光华如镜,没有丝毫火焰灼烧的痕迹!

“看,现在不就有了。”卓清笑脸盈盈地朝公良惊云道。

看见卓清如此胡闹,猎星官终于也掩不住笑容,稍挪半步。这半步的意思非常明显,卓清的胡闹亦在星光塔的保护范围。

公良惊云看见一个区区疑境的小子也敢在自己的地盘上撒野,顿时气得七窍生烟,目光顿时如利剑一般刺向卓清,好似要用眼神将卓清杀死一般:“这手‘火焰切割’控制力不俗,不知这位年轻俊才姓甚名谁?”

卓清理了理衣襟,稍向前半步,正要开始介绍他优雅的、文明的、博学的、睿智的、伟大的说书人身份,却被猎星官挡在了身后。

“他还谈不上是什么年轻俊才,不过是我的同僚焰星官唯一的爱徒罢了。”猎星官并没有说出卓清的名字,只在“唯一的爱徒”这五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听到卓清这一重身份,公良惊云知晓这口气自己只能忍下来,“哼”了一声,便没再多言。

他不说话不代表卓清就会这么轻易放弃刺激他的机会,卓清控制着那条火带将砍下来的那段雕栏卷到了自己身前,故作忐忑地问道:“不知公良家家主是否能允许我们将这一点重锋精金带走呢?又需要我们拿出什么东西来交换呢?”

卓清表面看似轻松,心中实则恨不得扇自己一个耳光:“我居然忘了这东西的特性就是奇重无比,这么一截竟然如此沉重,险些就没卷起来。一不小心造成内伤事小,万一丢人现眼可就事大了!”

“我公良世家岂是如此小气,一截重锋精金算不上什么,尽管拿走便是!”说罢,公良惊云袖袍一挥,转身便走,生怕自己再留在这里将会被气到内伤。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